当前位置:主页 > 女性 > 正文

她们与城市的距离只在一个转身走近来哈务工女

未知

  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,哈市流入人口共有113.39万人,比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增加64.29万人,年平均增长8.73%。按性别分,未婚的男性占55.60%,比重高于女性2.11个百分点,有配偶的女性占43.05%,比重高于男性0.66个百分点。

  随着城市发展进程的加快,越来越多女性离开生长的土地,来到哈尔滨工作、生活。她们勤劳本分、任劳任怨,有的还要背负起赡养老人、照顾儿女的重担。但由于自身文化素质、基本技能较低等客观因素,导致她们的就业相对狭窄,生活相对闭塞。日前,本报记者走近三位来哈务工女性,了解她们努力适应城市,从“谋生”到“逐梦”、从“蜗居”到“安居”的故事。

  道外区辽河路附近某超市内,有一爿约8平方米的美甲美睫店,23岁的铭铭在这里工作。从大庆市肇州县到哈尔滨市不到1年时间,铭铭从服装导购转行美甲,原因只有一个:“有技能心里能踏实些,生活也有奔头儿。”

  “修甲型、推指皮、磨甲面、涂甲油胶、照光疗灯、清洁表层……每服务一位顾客,最少低头一个小时。”铭铭说,刚开始脖子受不了,时间长也就慢慢习惯了。“干哪行都不容易,不是吗?”

  看着顾客满意自己做出的美甲,铭铭特别有成就感。经过深入学习,铭铭打心里爱上了美甲这一行当。接下来,她还计划学习美睫、文绣等,丰富自己的技能。1996年出生的铭铭在父母眼中还是个孩子,他们每天都会打电话询问她的吃穿用度和工作情况。“离开家后各方面都挺好——唯一的就是想念父母……”

  铭铭目前最大的梦想就是像老板丽媛一样,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美甲店。丽媛是铭铭的老乡,两人经历十分相似。在铭铭眼中,丽媛是“偶像”一样的存在,在哈结婚生子,开办了美甲店和汽修店,攒下了很多回头客,带出了不少女徒弟……“我非常喜欢哈尔滨,这里的人热情、时尚,懂得生活”,铭铭说:“哈尔滨就是我的‘第二故乡’,希望有一天能够这里安家落户……”

  3月清晨,春寒料峭。小灵穿着旧衣服,推着三轮车,一边敲着手中的塑料桶,一边仔细盯着路边门市、楼房窗台,唯恐错过一个“潜在客户”。1989年出生的小灵从安徽亳州来哈刚满8年。她和丈夫大伟类似《家有儿女》中的刘梅和东海,两人离异后带着各自的女儿结合,并生下小儿子。目前,12岁、11岁的女儿在老家念书,8岁的儿子在哈尔滨。

  小灵一家租住在马家沟附近一处不足10平方米的平房里,月租金50元钱。家电都是收来的旧物,每天晚上三口人都要蜷缩在一张1.5米的单人床上。小灵的丈夫在哈尔滨从事建筑行业,每月收入将近5000元钱,她则利用闲暇收废品补贴家用。“收入一半以上都寄回家里,好在我妈能帮着照顾两个女儿。”

  “因为家里困难,我初中读了半年就辍学了。我没有文化,没有一技之长,只能收收废品,有时要爬楼扛纸盒真的挺累,但好在时间自由。”在小灵眼中,孩子们吃点好的、穿点好的比啥都强,但她始终无法做到均衡,“确实往儿子身上花的多一些,但女儿们很懂事,不挑。”

  小灵有一部山寨旧手机,她一有机会就会蹭大商场的网和女儿们视频聊天,“要是把孩子接到身边就好了,带她们去中央大街……”这么多年来,小灵一家三口只去过一次中央大街,但她始终记得,那条不收门票的大街格外繁华,儿子走得很累,但始终说不渴不要冰棍儿吃……

  含笑剪业是哈工大附近的十年老店,街坊四邻和教师同学们都知道这家店不仅物美价廉,而且童叟无欺。老板韩立波今年45岁,是呼兰区白奎堡大房村人,她用勤奋和坚持走过了来哈务工的27年。

  18岁走出家门的立波,在哈尔滨的首份工作是饭店服务员。干了三年,她觉得还是得有手艺傍身,便用积蓄报了个美发培训班,并于1993年开了自己的第一家发廊。1997年,韩立波和同样来哈务工的宾县小伙孙丙义结为夫妻,小俩口租了个一屋一厨的房子做婚房,虽然简陋,但立波还是很欣喜,因为她在哈尔滨有“家”了。

  由于丙义本就是厨师,2000年,韩立波忍痛出兑发廊,加上借款买了一个临街地下室,夫妻俩的含笑饺子馆开张了。也许是对美发行业旧情难舍,2008年,韩立波租下了工大附近的一家门店,开起了自己的第三家发廊。夫妻俩分工明确,丈夫管理饭店,妻子经营发廊。

  十年来,立波和丈夫秉持诚信经营的理念,虽然房租水涨船高,但他们始终坚持老价格、好品质。这期间,立波荣获“哈尔滨市农民工劳动模范”等光荣称号,成为首批“全国优秀农民工”走进人民大会堂。

  今天的立波,坐拥一套100平方米的门市、一套60平方米的校区房,私家车也从国产小面包换成了如今的美系SUV;一家三口都已办妥城市户口,完成了从“外来务工人员”到“新市民”的华丽转身。

  回顾27年的奋斗故事,立波深有感触地说:“千万别怕吃苦,要有耐心、有恒劲,无论干啥都坚持下去,不半途而废,就一定能成功。”

 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  我是资深机长陈建国,5个月两次坠机,波音737 MAX 8有何问题,问吧!

  我是资深机长陈建国,5个月两次坠机,波音737 MAX 8有何问题,问吧!

  我是资深机长陈建国,5个月两次坠机,波音737 MAX 8有何问题,问吧!

 

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“她们与城市的距离只在一个转身走近来哈务工女”全部内容,更多内容敬请关注配资平台!

相关文章